点击关闭

行业创业-不知道是什么支撑了金星的第三次创业

  • 时间:

【巴中百年古塔被烧】

金星自詡為小鎮青年,是北京和互聯網改變了他的命運。他很早進入互聯網行業,2001年從天津大學畢業後,金星加入當時四大門戶之一,現在已經銷聲匿跡的TOM網,做了三年產品開發。然後進入陳一舟的千橡互動,擔任貓撲網的社區運營總監,三年後陳一舟將重心轉向人人網,貓撲還沒有找準“直男社區”的運營方向。2007年,金星離職創業,與朋友湊了100萬元,籌劃創業項目“美麗家族”:主打社交購物分享的垂直社區。這個SNS社區比後來大熱的美麗說和蘑菇街都要早,但當時智能手機、移動互聯網尚不成熟,加上遭遇2008年金融危機,原本談妥的風投,無法執行協議,導致美麗家族陷入運營困難。在跟家裡借的錢也花光後,他對僅剩的幾名員工說:“公司賬上沒有錢了,就剩下這些電腦,大家分一分,解散吧。”

導演關琇說:“為什麼要拍《燃點》?就是要記錄正在發生的創業史。”正在發生,就意味著比蓋棺定論更精彩、這一年還沒有結束,這14人里,就有被限制高消費、“賣藝還債”的羅永浩,曾經意氣風發的北大學生會主席戴威和他無法退押金的用戶。創業之路永遠無法知道暗礁會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到來,但對於已經失敗了兩次的人來說,曾經交過的學費,或許會支撐他走得更久一點。

程喻儘管新氧科技已在納斯達克上市,但是其創始人金星的印象依舊模糊。打開搜索,輸入“金星”能看到的大多數是與其同名的舞蹈家金星,同樣愛美,同樣充滿爭議。

從藍海到紅海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醫美機構走一走,通常人們會以為,只有外表上有遺憾的人,才會到這裡進行後天彌補。但是進去之後就會發現,醫美機構是個美女如雲的地方,美貌程度和密度,遠遠超過這個城市最時尚的商場、最流行的夜店。

不知道是什麼支撐了金星的第三次創業?或許是心態:一旦有人嘗試過當將軍的滋味,且覺得承受壓力的滋味還不賴,那他就再也無法甘心做一個小兵,尤其是一個大廠的螺絲釘;或許是經驗:前兩次創業,都和女性追求美有關,定位於消費興趣分享,走的是精準營銷方向,也是後來新氧的主要推廣獲客方式。

新氧科技也賺錢,在虧損了近三年之後,新氧科技業績在2008年得到爆發性增長,總營業收入6.17億元,凈利潤5508萬元。靠什麼賺錢?主要靠兩點:一是給整容醫院介紹客戶,成功一單提成10%;二是幫助整容醫院進行宣傳,在APP中銷售固定的展示位、美容日記及用戶個人資料頁的廣告位,還有商家頁面點擊率抽成。除此之外,新氧還會幫助商家在線下和其他線上平臺投放廣告。換句話說,新氧做的是品牌廣告和導流渠道的平臺,它想成為醫美界的淘寶和大眾點評,這是金星為新氧規劃的未來方向,也是一個產品經理“不服輸”及“意難平”的產物。

創業時機很重要如果不是今年開始,在電梯樓宇、綜藝節目瘋狂輸出廣告,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新氧”這個小眾APP。近日,有兩家玻尿酸公司登陸科創板,主營業務毛利率均超過75%,大家才對醫美行業的賺錢能力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畢竟在一個經濟下行階段,毛利率超過70%的產品難得一見。

有趣的是,在推廣美方面,男性似乎做得更出色,無論是國產彩妝大師毛戈平,還是新晉直播帶貨天王李佳琦,他們更容易讓女性消費者信任和接受。總之再次離職的金星遇到了投資人邵琿,想讓他做高端醫療的互聯網平臺,專門送中國富豪出國看病。但金星認為這個領域太小眾,否決了,他看中的是更具有話題性和爭議性、市場也更廣大的醫美市場。

第一次創業失敗,金星又老老實實當了三年“上班族”。在做騰訊財付通產品運營總監時,當他看到同一概念的美麗說、蘑菇街大獲成功時,心有不甘的他再次回爐重造,打造知美網,但是第二次創業依然沒有起色。“從那時候我明白:創業時機選擇很重要,太早、太晚都不行。”金星後來回憶說。

兩次創業失敗後帶給金星的直覺判斷是,醫美行業是一個好的賽道,而此時正是一個好的時機,前方無人,外有借鑒,這是國內互聯網創業者在當時面臨的最好創業環境。但同樣,層出不窮的負面消息,也對這個行業帶來了糟糕的輿論環境。包括新氧,從被李小璐、林志玲等明星們排隊狀告誹謗,到被揭露記錄整形經歷的真人整形“變美日記”造假,再到被醫美機構負責人撰文稱遭到勒索,金星的態度一直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即變相承認:不否定這個行業存在一定灰色地帶,但新氧的存在就是為了讓行業更為透明。

站在2013年的時間節點上,金星看醫美市場,總結了4點:一是未來增長潛力巨大,參考韓國、臺灣就知道;二是這個賽道痛點非常明確,很多人想整形,又怕整形,這就是痛點;三是這個賽道當時是一個藍海,還沒有任何一家大公司進入;四是這個行業離錢近,單醫美行業的廣告,每年就為百度貢獻六分之一的收入,整個行業商業價值有多巨大,可想而知。

古人說,混水才能摸魚,正是有了消費者與醫美機構的信息不對稱,才有了新氧這一類機構的生存空間。據統計,目前1萬家醫美機構,80%都已經入駐了醫美平臺,除了新氧之外,還有完成了D輪融資的更美,完成了C輪融資的悅美網、聯合麗格集團,完成了B輪融資的美唄、美黛拉等公司在搶奪這個市場,而巨頭們也虎視眈眈。阿裡、美團、京東均有意進入這個領域,大家都嗅到了“錢”的味道。今年初,有一部反映創業者現狀的紀錄片《燃點》上映,14位創業者中,金星是其中之一,在這裡他要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對自然美的推崇與整容的倫理問題,一個是部分創業者的終極命題:如何領航一個不成熟的行業,又能在前行的同時避開暗礁?沒人知道答案,就連創業者自己都不能,他們能做的是描繪一個藍圖,然後儘量去靠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