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豆腐父亲-吃上一年半载的也不会坏

  • 时间:

【比伯发文表白海莉】

做豆腐:自家種的黃豆,浸泡漲開,用石磨磨成糊狀,過濾後去掉豆渣,燒開漿汁,用桶裝好,調好鹵水,將鹵水倒入容器,再將豆汁趁熱倒入有鹵水的容器中,容器中馬上出現白花花的豆花。將豆花一勺一勺舀到做豆腐的框框里,用紗布包著,擠壓濾水,放上一些時候,打開紗布,橫豎用刀切開,一塊塊的豆腐就做成了。

打糍粑:用蒸熟的糯米放在一石臼內,一般三個大人各拿一棍在石臼里捶打,三個人圍著石臼一步一步有節奏地移動,木棍把糯米飯打碎,黏成雪白的一團,其中一人抽身,由兩人用木棍挑起糯米團送到準備好的一個大圓盤裡,早已等候在旁的女人打濕手幫著把黏糊的米團從木棍上剝離下來。然後手腳靈快的女人開始用手把糯米團做成一塊塊小的糍粑,排列整齊地放在一案板上,為防粘連,上面撒上米粉,整個過程,他們都配合默契,笑聲不斷。

鄉下有句俗話:“三十夜的火大,十五夜的燈大”,所以年三十那天,一大早就要燒好一爐炭火,把屋子烤得暖暖的。母親早早地幫我們小孩子洗乾凈了臉和手腳,拿出過年穿的新衣服幫我們換上,就連父親也換上了一件一年才穿一次的藍布長衫,像個文人的樣子了。八仙桌擺在廳堂的中央,母親忙了一天,準備的菜飯已擺上桌了,父親在一個托盤上擺上了一隻完整的雞、一條魚、一塊腊肉,還有米飯、水酒等,準備祭祀天地、祖宗。拿好了香燭、鞭炮,在大門口祭拜了天地,放響了鞭炮,點燃了香燭,把祭品高高舉過頭,彎腰鞠躬三次,然後把杯中的酒灑在地面上。禮畢,把祭品再祭過祖宗神位,我們一家人才圍著桌子吃年夜飯了。辛辛苦苦一年,大人孩子都盼著這最豐盛的一餐,有雞有魚,有腊肉火腿,有平時根本吃不到的很多菜……這天可以放開肚皮吃,但桌上的那條魚不能動,過年期間的每天都要端上桌,意味著“年年有餘”。孩子們吃飽了年夜飯,穿著新衣,戴著新帽,不怕寒冷,跑到門外撿拾未響的鞭炮再次點燃聽響聲,和小伙伴比誰的新衣服好看,冷得受不了了,跑回家圍著爐子烤火。母親把好吃的點心端了出來,有花生瓜子、凍米糖、玉蘭片、炒豆子、毛慄子等,都是自家生產採集的。母親還分別給我們幾個孩子兩元壓歲錢,這錢放在口袋還沒兩天,就被母親收了回去,理由是怕我們弄丟了。

▌王理求每到過年,鄉下人總是很隆重的。農曆十二月,也是農村休閑的時候,在田間地頭辛苦勞作了一年的農民,此時又該為家人準備過年的大事了。

趕在立春前還有幾件事需要做好的,那就是做酒、打糍粑、做豆腐。

在家裡忙著準備過年時,我們小孩子就跟著大人屁股後面轉,無非就是想吃點新鮮做成的糍粑和豆花,還有鮮甜的酒糟。女人們在做糍粑時會捏一團給守在旁邊的孩子,蘸上糖和豆粉,孩子們吃得津津有味。豆花衝出來時,大人們會盛好幾碗,放上糖,有的還會放上蔥花或其他調料,甜的鹹的豆花,都一樣能讓嘴饞的孩子心滿意足。

夜已深,離新年的到來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幾個孩子在炭火的烘烤下,滿臉通紅,十分疲倦,昏昏欲睡。這時,母親又端上來了夜宵,一碗香噴噴的蔥油爆米花,吃過後,實在支撐不住了,自個兒爬上床,連衣服都沒來得急脫就睡著了。迷迷糊糊的睡夢中聽到有鞭炮聲響,緊接著鞭炮聲此起彼伏,這意味著新的一年到來了,我趕緊從床上起來,和父親一起打開大門,把事先準備好的鞭炮點燃,祈願新的一年風調雨順,收穫滿滿。

糍粑主要是為明年開春時食用的。春耕時農事繁忙,男女都要下田勞作,吃飯就只能力求簡單,糍粑就是最好的充饑食物,攜帶方便,做起來也方便,可煎可炒、可蒸可煮,如果實在沒時間做飯,還可生吃硬咬。糍粑要保存到明年,需要用今年立冬時的冬水浸泡,不發裂不霉爛,常換水就可。

豆腐不能長期保存,只好將它做成腐乳。豆腐稍硬時放在稻草上,讓黴菌腐爛,當豆腐上長了長長的絨毛後,整塊豆腐蘸上準備好的調料,鹽、辣椒粉及其他香料,貯存於密封的缸里,待過些日子就可以食用了,是佐食的好東西,吃上一年半載的也不會壞。

年三十晚上是要守歲的,要等到新的一年到來。我們幾個孩子圍著火爐邊聽父親講過年的故事邊守歲。等到要接竈王爺了,我們又來精神了。年三十要把送走的竈王爺迎接回來過年,寫好的一張竈王爺貼在廚房竈牆上,九天東廚司命神位,旁邊是“上天奏善事,下地降吉祥”的對子,擺上祭品,點上香燭,放過鞭炮,就算把竈王爺接回來了。

冬酒:立冬時做最好,用糙糯米蒸熟,調上酒曲,用稻草保溫,過上兩三天就可聞到酒香味,再過三五天就可榨酒,把發酵的糯米裝入布袋,用石磨壓擠,酒水流入盛酒的容器,布袋里剩下的就是酒糟了,這是頭道酒,既甜又稠,裝酒的容器密封,貯存起來,這是最好的酒了。第二道酒是將酒糟加水第二次擠壓,榨出的酒濃度低,是鄉下人常喝的水酒,供平時享用。用純白糯米做的酒叫酒釀,香甜可口,沒酒量的人喜歡喝,也用作佐料做菜,酒糟湯圓、酒糟魚都是用它來做,過年請客吃飯,酒都是自家生產的。

為了乾凈過年,小年那天,衛生搞得是一年中最徹底的,廚房的鍋盆碗盞、鍋蓋、碗櫥都要用糠皮或鋸齒草泡水擦洗,家裡的桌椅板凳、傢具都要用水裡外擦洗,地面牆角的泥土灰塵也要打掃乾凈。女人的手在冰冷的水裡浸得發紅,男人也累得喘氣,掃盡了家裡原有的烏煙瘴氣和灰塵,以滿屋子的整潔亮堂迎接新一年的到來。

農曆十二月二十四日是小年,我們鄉下這一天是大掃除的日子。二十三日晚上是送竈神的時間,準備好香燭、食品、蜜糖(竈神爺吃甜了嘴巴,上天盡說好話,不告歪狀),草料(竈神要騎馬上天宮,馬需要吃草的),然後點燃鞭炮,在爆竹聲中,把貼在廚房竈前的熏得發黑的那張竈神紙取下,就算送走了竈神,要等到除夕夜再把竈神接回來和家人一起過年。

如今時代變遷,觀念變化,一些舊的習俗已經沒有了,人們用新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但是希望新年順利美滿的心愿是一樣的。

接近年三十了,還有一件大事就是寫春聯。父親拿得起鋤頭,也握得住筆桿,他字寫得很好。小時候,父親寫春聯時,我在旁邊磨墨,長大後,我的字寫得比父親好了,每年的春聯就由我來寫了,父親在一旁磨墨。擺開桌子,鋪上紅紙,寫的內容大多是老套的福祿春喜財,迎春接福之類的吉祥語。大門上貼“開門大吉”,神龕上寫“天地君親師神位”,給土地爺寫的是“土能生萬物,地可產黃金”,廚房寫“一年清潔,四季平安”,水缸上寫“水火平安”,碗櫥上寫“祿在其中”,豬欄上寫“六畜興旺”,穀倉上寫“五穀豐登”,房門上貼“福”“壽”,大門的對聯是“門迎春夏秋冬福,戶納東西南北財”。除了給自家寫春聯,我還要給左鄰右舍寫,有些人家不識字,寫完還要幫著給他們貼,否則可能就會鬧笑話,比如把“六畜興旺”貼在自家的房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