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成本机会-最好的方式就是夫妻二人共同经营好婚姻

  • 时间:

【20岁体操选手去世】

單身男士小王婚前生活質量為X,單身女士小張婚前生活質量為Y,兩人結婚後,婚姻帶給二人的共同所得為一個常量M,由此他們共同生活並擁有雙方的資源,婚後的每人所得分別是(X+Y+M)/2。

日前,賈乃亮與李小璐以一紙聯合聲明,正式宣告離婚。“夜宿門”曝出至今,700個日日夜夜,“璐出賈笑”的世紀大瓜,迎來了大結局。

片中,男主角夏曼先生是一個出版商,他與妻子結婚七年,感情始終非常好。在這個夏天,妻子帶著兒子去外地度假,夏曼先生自己一個人在家。其間,樓上搬來一個女房客,就是夢露扮演的美貌廣告小明星,引得夏曼先生整天想入非非。在激烈的思想鬥爭中,夏曼先生的道德觀念和內心情感不斷發生著碰撞,好在最後他做出了明智且正確的選擇——放棄誘惑,趕去妻兒的度假地。

具體應如何經營,見仁見智,每個人方法不同,不做具體評論。

最著名的案例,莫過於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與白宮實習生萊溫斯基的“拉鏈門”事件。誠然,論地位論才華論氣質論魅力,萊溫斯基或許都無法與克林頓的夫人希拉里相提並論,然而就因為在一次白宮員工派對上不經意的一瞥,前者同總統先生開始偷偷地搞起了辦公室戀情,以至於東窗事發後,克林頓遭遇了政治生涯的至暗時刻,眾議院對其通過了兩項彈劾條款。若非“識大體、顧大局”的希拉里出面力挺丈夫,克林頓恐怕難逃一劫。

從該案例中,我們或許能看到些許賈李二人的影子。不過必須指出的是,當今社會的“門當戶對”,其涵蓋範疇絕不僅限於家庭背景、社會地位、財富狀況等,精神和思想層面的勢均力敵同樣重要。

婚姻經濟學認為,上帝從生理上安排了男女之間的需求;男人是女人最大宗的消費品和客戶,同時,女人也是男人最大宗的消費品和客戶。按此邏輯,倘若物質和精神雙雙達到門當戶對,那麼男女雙方一定是最為合適的“客戶”。

倘若從經濟學的角度看,這一從熾熱到平淡再到危機的過程,其實就是人們熟知的“邊際效用遞減”規律——該規律是指一定時間內,在其他商品的消費數量保持不變的條件下,當一個人連續消費某種物品時,隨著所消費的該物品的數量增加,其總效用雖然相應增加,但每多消費一個單位的該物品,其所帶來的效用的增加量卻有遞減的趨勢。

不過說到底,感情本身才是根治一切頑疾的良方。就像梁實秋先生所說的:“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乃是人間無可比擬的幸福”。

放在婚姻的場景里,此概念同樣適用:兩人在一起時間久了,對方的一個吻變得稀鬆平常,你也不會再為此臉紅心跳,在生活里也不會再為約會穿什麼衣服而糾結一個小時。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對“人生若只如初見”的美好無比眷戀,只因當時的邊際效用的確要比多年以後來得更高;當愛情的激情退卻,逐漸演繹為親情後,一部分夫妻間的感情,就會如電影《一聲嘆息》里男主人公的大實話:“就像左手摸右手沒了感覺。”

柯立芝效應,正是許多出軌行為的內在驅動力,而這也常常建立在婚姻邊際效用遞減到一定程度的基礎之上。

當柯立芝總統聽到這一事實,立即問道:“每次公雞都是為同一隻母雞服務嗎?” “不!”農場主回答道,“有許多只不同的母雞。”

凡事必有原因,作為一名經濟領域的研究愛好者,我更願意從經濟學的視角去探尋現象背後的底層邏輯。

二、柯立芝效應與出軌成本先來講一個故事。多年以前,美國第30任總統約翰·卡爾文·柯立芝和夫人到一家養雞場參觀,看到養雞場員工一片繁忙,柯立芝夫人有感而發地向農場主詢問,如何用如此少數量的公雞生產出這麼多能孵育的雞蛋?農場主自豪地解釋道,他飼養的公雞每天要對母雞盡多次義務。柯立芝夫人便讓農場主將此事告知總統先生。

巧合的是,賈乃亮和李小璐於2012年登記結婚,2019年離婚,前後剛好七年。

如此看來,愛情與婚姻場景下的效用,並不是單純指代外貌上的性感漂亮與英俊瀟灑,這是一個包括生理、默契、內涵、修養、志趣、欣賞、關愛甚至利益等諸多方面的“情感束”,很難具體衡量究竟哪一方給自己帶來的邊際效用更大。就像克林頓在被萊溫斯基的年輕性感所吸引時,也還跟希拉里維繫著夫妻關係——其中有相當一部分因素在於政治利益上的互惠共贏。

至於明星與公眾人物,其出軌成本自然要大幅度高於普通人,就像克林頓出軌的機會成本不僅包括他的妻子孩子,還有他的總統寶座乃至整個政治生涯。

在日常消費中,“其他條件”一般指商品生產技術,類比可知,在婚姻生活中,“其他條件”指經營感情的本領。一旦這項本領能持續進步,夫妻之間的邊際效用遞減曲線會上移,生成更高效用的遞減曲線;只要持續不斷地創新技術水平,邊際效用不但不會遞減,還會持續增加,形成規模遞增效用。

這一趣事,被後人總結為“柯立芝效應”,即如果引入可受孕的新的伙伴,雄性和雌性動物都會表現出持續、高亢的相關行為。在後人的研究測試中,幾乎每一種哺乳類物種都有相似的表現。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蘇寧財富資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璐出賈笑”的世紀大瓜,佐證了這一點。

先說前者。雖然在婚姻中,邊際效用遞減規律的負面影響不可避免,但很多人都容易忽視的一點是,這一規律隱含著“其他條件不變”的前提。換句話說,倘若其他條件變了,那麼邊際效用遞減規律也就不復存在。

關於如何提高出軌的成本,不少女士可能更有話說:她們常常要求房產證上加上自己的名字,管控先生的工資卡,從而獲得更多的婚姻安全感。然而客觀地講,這些舉動雖然能抬高丈夫出軌的機會成本,但也在無形中降低了妻子出軌的機會成本,非但體現出雙方婚姻地位的不對等,還不是雙方共同經營的結果,稱不上是理想的帕累托改進。

原本劇情平淡無奇的影片,因性感迷人的瑪麗蓮·夢露的參演,而在電影史上占據了一席之地,尤其是夢露站在人行道旁的地鐵通風口上、裙子被風吹起的鏡頭,更是經典中的經典。順便說一句,這段鏡頭反覆拍了40多次,讓數千名圍觀人士大飽眼福的同時,也讓夢露當時的老公十分鬱悶。

按此邏輯,夫妻共同為經營家庭做更多的投入,或許是不錯的方式。比如,為兒女教育投入越多,為對方父母投入越多,出軌的機會成本越大;當一個人為這段婚姻及這個家庭付出了半生心血和大部分金錢時,出軌的機會成本非常高,無形中對出軌行為有抑製作用。同時,越是保護倫理正當性的法律,越有利於加大出軌成本,這便可以助力抑制情感不端行為。

在很多人看來,門當戶對是先決條件,此言有一定道理,我們不妨來看一個案例:

假設男女雙方符合門當戶對的條件,那麼X=Y;婚後,二人的生活質量都為(X+Y+M)/2。此時,只需M>0,雙方狀況便都會變得更好。相反,如果兩人差距較大(比如X=2,Y=6),那麼二人結合後,二人的生活質量均為(8+M)/2,倘若M

可是,如果第三者帶來的邊際效用大於其出軌的機會成本,那麼事情發生的概率就會大大提升——尤其是當夫妻中的一方還以“給予機會”的態度來表明對另一方出軌行為的包容時,無異於是將對方出軌的機會成本降至幾乎為零,此時但凡出現有誘惑力的第三者,都會導致出軌行為的發生。

其實,不僅娛樂圈,從政商界精英到普羅大眾,出軌事件早已見怪不怪,由此導致的婚姻破裂案例不勝枚舉。

歸根結底,我們需要的是美滿的愛情和婚姻,而這也是每個人所憧憬和追求的幸福生活中,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

如果只用邊際效用遞減規律、柯立芝效應與機會成本來解讀愛情與婚姻,很可能會得出“一切出軌行為都是合情合理”之類的結論,其影響必然是貽害無窮。

不難發現,較高的機會成本,往往可以抵禦出軌發生的可能,這也在很大程度上維繫了婚姻家庭的完整與和諧。有些人即便經歷了出軌,卻也不會選擇離婚,只因離婚的成本更高,這大多體現在一些“政治婚姻”之中。例如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的高育良書記,在出軌年輕漂亮的高小鳳之時,依然出於政治前途的考慮,而維持著和吳老師的夫妻名分。

再說後者。前文說到過,任何人的出軌行為都是有機會成本的,如果這一機會成本足夠大,反倒會倒逼雙方經營好這份情感和家庭,從而實現婚姻的帕累托改進。

祝願每個姑娘都能嫁給美好的愛情,企盼每個小伙都能收穫幸福的婚姻。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夫妻二人共同經營好婚姻,不斷地進行“帕累托改善”,讓雙方一同變得更好,而主要原則有二:一是提高愛情邊際效用,二是增加出軌的機會成本。

那麼,我們究竟要怎樣才能收穫美滿的愛情和婚姻呢?

一、“七年之癢”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婚姻的“七年之癢”。這其實是個舶來詞,源自於1955年美國著名影星瑪麗蓮·夢露主演的電影《The Seven Year Itch》。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理想搭配實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同不完全“門當戶對”的那個人共度一生永遠會是大概率事件。

三、好的婚姻需要雙方用心經營

當然,出軌是有機會成本的。機會成本是指為了得到某種東西所要放棄另一些東西的最大價值。站在普通家庭的立場,出軌的機會成本一般包括家庭財產、孩子撫養權、夫妻情感、社會名聲等;而夫妻雙方共同財產越多越複雜,夫妻感情越和諧,社會聲譽越響亮,越重視孩子感情,出軌的機會成本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