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司法作出-检察机关不断加强对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

  • 时间:

【菲律宾从伊撤侨】

慎重採取強制措施,做到“案子辦了,廠子不垮”

如何減少因辦案對民營企業正常經營活動造成不利影響,防止“辦了案子,垮了廠子”?這是司法機關在辦理相關案件時必須考慮的一道重要課題。保定市高開區檢察院就辦理過這樣一起故意傷害案件。

“民營企業最珍視的就是品牌形象。所以,當張某某提出刪帖需要一些費用時,公司為了息事寧人,給張某某轉賬1萬元。”魏立華說,但令他沒想到的是,這隻是開始。過後,張某某不斷找上門來,開口就要錢。

丁順生表示,河北檢察機關還將繼續加強民事行政訴訟監督,綜合運用提出抗訴、再審檢察建議等方式,加大對民事行政判決、裁定的監督力度,切實維護司法公正,依法保護民營經濟主體的財產權益。

公司面臨滅頂之災,走投無路的靳某找到了雙灤區人民檢察院,申請行政訴訟監督。檢察機關經過審查後,認為原區國土資源局的行政處罰以及區法院的行政裁定均錯誤,並分別向原國土資源局和區法院發出檢察建議。在檢察機關的監督下,雙灤區原國土資源局和區法院採納了檢察建議,對該案重新進行了處理。

此外,河北省檢察院還要求涉民營企業犯罪案件提交檢察官聯席會議討論,重大、複雜案件提請檢委會審議,爭議較大、存在分歧的案件要向上級檢察院請示。

在這種情況下,檢察機關聽取了偵查機關、被害方意見,經過綜合評估,依法建議變更羅某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儘快讓企業恢復正常經營,穩定員工情緒。羅某被保釋後,公司僅用3天時間就恢復了生產,合同陸續得以履行,並且還簽訂了一批新的供貨合同。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09日19 版)

花錢消災不是辦法,依法維權才能治本

“檢察機關得知該案後,迅速派專人提前介入,瞭解案情,引導公安機關調查取證。”石家莊市鹿泉區檢察院檢察官馬幸說,這起敲詐勒索案具有一定代表性和典型性,隨著個人微信公眾號、微博等快速發展,不法分子利用網絡侵害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的案件也隨之增多。

核心閱讀近年來,河北省檢察機關在司法辦案中註重對民營企業的平等保護,引導民營企業合法經營規範發展,為促進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營造良好法治環境。

前不久,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敲詐勒索案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這讓河北君樂寶乳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魏立華徹底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馬幸解釋說,本案區別於一般的敲詐勒索,主要是以發佈、刪除網絡信息為要挾手段,以非法占有為本質目的,侵害被害人財產權益。張某某對乳製品行業情況十分瞭解,也深知社會大眾高度關註乳製品行業的食品安全問題,於是利用企業珍視品牌聲譽的心理,提出支付“刪帖費”的要求,迫使公司滿足他的要求。兩高相關司法解釋明確規定,以在信息網絡上發佈、刪除等方式處理網絡信息為由,威脅、要挾他人,索要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實施上述行為的,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君樂寶是這起案件的受害方。在短短3個多月的時間里,被告人張某某通過個人微信公眾號多次發佈君樂寶公司的負面文章,並以刪除文章為要挾勒索錢財,非法所得達14萬元。

從花錢消災到依法維權,魏立華說,檢察機關不斷加強對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的司法保護。

幾年前,承德市雙灤區農牧局對該公司建設生態園項目的申請作出批覆,批准建設。一年後,生態園投入經營。然而,此時,雙灤區原國土資源局卻以生態園未經批准占用村集體土地建房為由,對其立案並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公司認為處罰不合理,拒不履行處罰決定。結果,雙灤區原國土資源局隨即向法院提出行政執行申請,法院作出行政裁定,准予強制執行。

2019年7月,河北石家莊市鹿泉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張某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四年零八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萬元,違法所得14萬元追繳後退還被害方君樂寶公司。

“受理這件案子後,承辦檢察官走訪了羅某所在的公司,並與公司領導、羅某同事等談了話。羅某掌握著這家公司的核心生產技術,他被逮捕後,企業很快陷入停產狀態,職工全部停工在家,企業已經中標的5份供貨合同很可能因為無法開工而面臨高額違約賠償。” 河北省檢察院第五檢察部副主任何國昌說,檢察機關還瞭解到,孫某沒有及時收到工資是因為他提供的銀行卡賬號信息有誤,並非公司惡意欠薪,“事情發生後,羅某本人認罪悔罪,與被害人達成了刑事和解協議,相關賠償也已經履行。”

既要確保個案公正,也要促進改善執法作風

事情發生在2018年4月份。君樂寶公司的工作人員發現,網上突然冒出來好幾篇關於公司的負面文章,標題無一例外都是“網傳……”“網曝……”等,聳人聽聞。經過追查,發現這些文章的源頭是一個專門推送乳製品行業信息的微信公眾號,賬號的主人張某某曾經在乳製品行業工作多年,在業內小有名氣。

“企業負責人被羈押,企業財產被查封、扣押,都將直接影響企業的經營發展。這就需要司法機關嚴把適用條件,慎重採取對人、對物的強制措施。”河北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丁順生說,2019年7月,河北省檢察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涉民營企業案件羈押必要性審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對於涉民營企業家的羈押案件,加強辦案影響評估,慎重採取逮捕措施,對犯罪情節輕微、危害不大且不具有社會危險性的依法作出不批捕決定,堅決糾正超期羈押或久押不決,杜絕不必要羈押情形的發生。

“我們這時候才意識到,一味地忍氣吞聲、花錢消災不是辦法。張某某的胃口越來越大、敲詐的節奏越來越快,這就是個無底洞。”魏立華說,2018年7月,公司最終決定報警,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

企業明明占著理,卻遭受了不公正的行政處罰,應當如何尋求司法救濟?承德某旅游投資公司法人靳某對此深有體會。

某公司職工孫某因為沒有收到工資,與公司法人、總經理羅某發生口角。羅某不慎致其輕傷,並因此被逮捕。

“檢察機關肩負著法律監督職責,不僅要確保個案公平公正,也要推進行政機關不斷改進行政執法作風。”丁順生說。近年來,河北檢察機關加大涉民營企業犯罪案件偵查活動的監督,對偵查機關應立案而不立案、不應立案而立案的,及時監督糾正,依法監督糾正對涉案民營企業違法查封、凍結、扣押、保全等行為。2019年1至10月,共監督公安機關立案362件459人,監督公安機關撤案287件36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