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门诊公立-或是以为“便民药房”是医院的门诊药房

  • 时间:

【3名中国游客失踪】

其次,設立“便民藥房”的初衷是好的,但如何讓其發揮好“便民”作用?醫院可以使用的藥品目錄有時無法滿足臨床用藥需求,引進民營藥房是為了方便患者就近購藥。但與醫院藥房不同的是,“便民藥房”和其他零售藥房一樣有自主定價權。為了防範誤導患者和虛抬藥價,有必要規範“便民藥房”的命名與自我說明,嚴禁與醫院的名稱混淆,以防患者出於誤解,購買“便民藥房”的高價藥。這樣也可以倒逼“便民藥房”擺正位置,與其他零售藥房公平競爭。

首先,政策如何落到實處?醫院藥房是否做到了嚴格依照醫保目錄備藥?為何有的藥劑科主任、副主任對“外購藥物書面告知制度”一無所知?為何一些醫院仍與“便民醫院”有糾纏不清的利益關係?有關監管部門應當警醒,只有督促醫療機構將“三不、五嚴禁、五不允許”等政策從文件落實到行動,才可能防患於未然,消除監管灰色地帶。

最新消息是東莞大朗鎮衛健局責成涉事醫院迅速逐一核查問題處方,並表示要加強監管。然而,仍有一些問題是需要思考的。

對於患者購藥,國家並非沒有指導意見。早在200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指出,要堅持公共醫療衛生的公益性質,其中“四分開”就包括醫葯分開,鼓勵“處方外流”,即支持患者自主選擇在公立醫院門診藥房購藥,或者憑處方在醫院以外的任何零售藥店購藥。

然而,這次被曝光的幾家公立醫院還是鑽了制度的空子。一些醫生在打印處方之外,開具手寫處方逃避監督,同時指引患者前往位於醫院附近的“便民藥房”購藥。患者則不明所以,或是以為“便民藥房”是醫院的門診藥房,或是對“便民藥房”的性質有所懷疑但無暇細想,稀里糊塗就買了“便民藥房”的高價藥。

讓“便民藥房”真正便民,需要多方合力,探索出一條可行之路。

對於患者“外購藥物”,2018年9月,廣東省衛計委(現省衛健委)也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機構外購藥物管理推進醫葯購銷領域行風建設的通知》,明確限制了“外購藥物”的範圍,一旦醫生的處方包含外購藥品,必須書面告知患者。再加上醫院門診藥品“零加成”規定,種種政策不可謂不周到。

再次,醫生指定患者在“便民藥房”購藥,為何屢禁不止?要求患者自己分辨“便民藥房”是醫院外零售藥房還是醫院的門診藥房,顯然不合情理,這需要醫生潔身自好,不打與“便民藥房”合謀的小算盤。在強化事前警示和事後懲罰工作的同時,醫院也可以在顯著處張貼“零加成”、外購處方須書面告知、禁止醫生指定藥房等規定,保證患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發揮患者的監督作用。

從政策上看,一方面“處方外流”可以使零售藥店與醫院門診藥房形成有效競爭,零售藥房想要吸引患者,就要提供比醫院門診定價更便宜的同種藥物;另一方面嚴格限制“外購藥物”的範圍,又防止了醫院門診藥房因為藥品“零加成”的規定而不為患者提供低利潤的藥物。

據廣東新聞廣播《民聲熱線》報道,包括東莞大朗醫院在內的部分公立醫院存在醫生開手寫處方,指定患者在“便民藥房”購高價藥的現象。相關報道引發廣泛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