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故宫信息-张在贵严词拒绝:“什么时候都不能拿矿工生命开玩笑

  • 时间:

【曼谷或被淹没】

創新:與每一秒鐘賽跑70多座宮殿、9000多間房屋,北京市消防救援總隊天安門支隊故宮特勤中隊承擔著故宮防火安全的重任。

長期堅守煤監一線,張在貴左眼視網膜脫落,右眼視網膜出現多條裂縫。即便如此,他依然堅守初心。正是張在貴和眾多煤礦安監員們的付出,煤礦安全監察體制建立20年來,全國煤礦死亡事故由每年近3000起降至200多起,死亡人數由每年近6000人降至300多人。

火場上,會吸血的草爬子同樣讓人毛骨悚然,被它咬到,輕則頭暈,重則死亡。大學生隊員胡首第一次被咬時特別害怕,手臂上的草爬子使勁往肉里鑽,那種撕心裂肺的疼讓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可第二次被咬時,他一聲沒吭,自己就咬牙處理了。“沒被草爬子咬過的人,不算在奇乾乾過。”中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敬業:對每個生命負責下井3000多次,井下行程可繞地球一圈——數百乃至上千米的漆黑井下,是山東煤礦安全監察局魯東監察分局監察專員張在貴的“戰場”。工作19年來,他消除隱患1萬多條,避免重大涉險事故3起,輓救了150多名礦工的生命。

應對地震災害,每一秒都意味著更多的生機。在福建省地震局,就有一群和地震波賽跑的“應急人”。

“12年前來的時候,這裡還不通車、不通電、不通郵。”老隊員布約小兵的家在四川涼山,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前腳跨出大涼山,後腳又扎進了興安嶺,沒想到“比大涼山還大涼山”。

內蒙古森林消防總隊大興安嶺支隊奇乾中隊便駐扎在這裡,保護著我國95萬公頃唯一集中連片的未開發原始林區,人均防火面積約為2.4萬個標準足球場那麼大。

“過去沒有那麼快的預警系統,幾分鐘才能速報出地震的信息。”福建省地震局地震預警中心總設計師韋永祥介紹。2007年,福建省地震局正式立項,研發地震預警系統,目標是地震發生時,將確定地震震中震級等信息的時間縮短至10秒左右。

長期堅守在危險化學品監管執法一線,張之崟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每周深入基層3—4天,檢查企業超過1300家次,跑遍了上海所有的危化品生產儲存企業。

“怕威脅,我早不乾安監了!”張在貴毫不畏懼,最終讓企業接受處罰,消除了安全隱患。

有創新——故宮特勤中隊研發“肘式水槍”,自製“重疊式水帶推車”,推動安裝智能感煙點式探測器5674個、吸氣式火災探測器113台,提升了“一分鐘”應急效能,實現了消防監控全覆蓋。

去年,地震預警系統正式向社會發佈。目前,地震預警工作團隊已經完善了省級相關法規和技術標準,並通過部署地震預警專用接收終端、手機APP、信息節點的103個PC客戶端等,為政府應急決策、公眾逃生避險、重大工程緊急處置提供緊急地震信息服務。

傳統與創新舉措,為故宮扣上了安全防護的金鐘罩。這支近50人、平均年齡不到27歲的隊伍也有自己的期許:“明年故宮就滿600歲了,也是中隊建隊50周年,我們會用自己的忠誠和堅守,讓這顆絢麗的人類瑰寶永遠在世界東方閃耀!”

去年,張之崟對一家化工企業開展專項檢查時,發現企業的氯乙烯濕式氣櫃存在嚴重安全隱患。他堅持要求檢測:“發現鐘罩最薄的地方只有4.3毫米,就差3毫米,氯乙烯氣體很可能擊穿鐘罩發生泄漏。”

“沒有事故就是最大的成績。”37歲的張之崟來自上海市應急管理局安全生產執法監察處,他用火眼金睛守護著城市的安全底線。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05日 10 版)

這時,礦主塞過來一個厚厚的紅包,張在貴嚴詞拒絕:“什麼時候都不能拿礦工生命開玩笑。”

利誘不好使,有人威脅:“你要敢罰,今天別想出門!”

奉獻:在與世隔絕處堅守在祖國北疆前沿,有這樣一座“林海孤島”——冬季長達半年之久,最低氣溫零下58攝氏度,最近的村落100多公里,幾乎與世隔絕。

有傳承——延續從明清時期就有的傳統,隊員們冬鑿冰、夏註水、春除草、秋清葉,最大限度消除火災隱患。

今年6月,大興安嶺林區金河林場發生雷擊火災,山上的火線綿延不絕。“把天都燒紅了,打了不到10分鐘的明火,防火眼鏡都被烤變形了。”奇乾中隊指導員王永剛回憶。隊員們與“火魔”鏖戰三天三夜,圓滿完成撲救任務。

平凡造就偉大。這是一個與生命息息相關的群體——應急管理工作者,每一次災難來襲,都有他們挺身而出的身影。他們救民於水火,助民於危難,展現了極端負責敬業、善於開拓創新、甘於犧牲奉獻的精神風采。

張在貴是同事眼中的“鐵麵包公”。一次,在對某煤礦進行安全監察時,張在貴發現該礦爆炸材料發放量較大,部分炸葯雷管使用地點不明,庫管員又含糊其詞。不顧礦方百般阻撓,張在貴步行10餘公里下井,查處了3個違規採煤點。

會不會覺得辛苦和疲憊?張之崟很淡然:“我曾經認識一位老先生,80歲高齡仍然爬上幾十米高的芳烴裝置和幾萬立方米的油氣儲罐,義務指導、服務其他企業。和他相比,我有什麼理由碌碌無為、鬆懈倦怠?”

戰勝一切艱難困苦的熱血,流淌在每個奇乾男兒的身體里。如大興安嶺的樟子松一樣,他們扎根於此、昂揚向上,隱於茫茫林海中,守住這片綠色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