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同情疗法-可既然他在豪宅被拆后的悲情演绎已将其商业模式带入公众视线

  • 时间:

【林俊杰患手足口症】

據當地政府方面的回應,豪宅建在保護河岸邊上,系房主無證違建。手握上億資金,配置房子輕而易舉,為什麼非得損害公共利益,破壞生態環境?當事人說“以前不懂法建的”,還稱2012年得到了村委領導的口頭允許。可這很難讓人信服:占地建房得依法報批,這是常識。屬地政府有關人員稱,“規劃、建設的這些證當時都沒有批給他”,沒辦手續、未經審批就建成了豪宅,事後說自己不懂這違法,這就是傳說中的“很傻很天真”?

他原本可能想靠“賣慘”贏得輿論支持,如今卻可能遭輿論反噬,也算是戲劇性十足。聯想到他自己加的那麼多“戲”,套用“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句式,這是“加戲反被戲多誤”。事實證明,違法就是違法,搞那麼多“悲情表演”,也沒法模糊法律層面的是非。輿論場不是“演員請就位”的地方,演過了頭,沒準在成功吸引公眾註意後,其他涉嫌違法的“料”在輿論顯微鏡下一併現形。

就1.3億違建豪宅被拆來說,這棟僅周邊綠化“就花費了1億元”、室內裝修豪華、設有博物館專門擺放貴重飾品的豪宅被拆除,終究是損失,痛惜很正常。違建豪宅建了7年後再拆,的確反映了監管層面的慢作為——建成了才拆,未免有些後知後覺,可從“建違”角度看,這番後果未嘗不是咎由自取。

說到底,建1.3億的豪宅本身不是什麼問題,但豪宅建造合法性、資金來源正當性得經得起審視。更進一步說,法就是法,違法了就得承受代價,別以加戲方式渲染悲情——就像歌中唱的,“你又不是個演員,別設計那些情節”,法可以容情,但法不容“演”。

▲江蘇南通1.3億豪華違建被拆。圖/新京報網

可戲演過了易翻車。經多方調查確認,被拆豪宅主人是保健品“大佬”錢建坤。此前錢建坤的兩家公司曾被質疑涉嫌傳銷詐騙,他擔任兼職副所長的的某研究所也給中脈科技等多家傳銷公司頒過獎。其公司推出的幾款保健品更有“生命液”“神仙水”之稱,30毫升一小瓶售價近千元,被斥為“老年人財富收割機”。

從目前看,他的賺錢之道恐怕離不開三個字——“割韭菜”,割的還是老人的。這裡的“割韭菜”指涉的,不只是道德污點,還有法律層面的疑點。

據報道,他掌舵的公司專門致力於順勢療法和細胞食物在國內的推廣,之前已曝出“產品無批號,療法被證偽,模式涉傳銷”等問題。其“神仙水”賣出高價,卻沒有進口保健食品批號,沒有海關檢驗證明;順勢療法(又叫同類療法)在國外已被證實是偽科學;有媒體前些年就曝出了與之有涉的涉傳銷詐騙老年人案件。這些不宜隨意“蓋章”,但也需要用法律尺子量一量。

只說得到村委領導肯定,不說豪宅無證;只說“我是土生土長的南通人,在這裡卻沒有一塊宅基地”,不說那觸碰了生態紅線;只說“自己花了幾十萬拆的,現在住在大棚里”,不說拆除時相關部門提供了很多支持……不就法論法,偏卻訴諸悲情,未免有些機巧。

這年頭,靠煽情博同情卻被扒出內情的人不少。身為違建豪宅主人的錢老闆,大概也沒想到,他的悲情演繹激起的輿論迴響,會從滿屏同情切換到“事情悄然起變化”的節奏:網友揭底,媒體深挖,其公司涉嫌傳銷的“黑歷史”也被扒出。

就個人產業而言,錢老闆的商業版圖或許為建違建豪宅輸送了資金,但二者嚴格來說是兩碼事。可既然他在豪宅被拆後的悲情演繹已將其商業模式帶入公眾視線,那其商業模式就值得被審視。

連日來,江蘇南通號稱造價1.3億元的違建豪宅被拆,引發廣泛關註。據時代周報報道,該豪宅的房主在網上秀足了戲碼:自稱主動拆除豪宅,破拆費用自掏腰包,“幾十萬元都搞不定”;此後與家人在家門口抱頭痛哭,“住大棚”“稱居無定所”“傷心搬離”的連環橋段也吸足了網友同情,有人稱他是“年度最悲催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