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北京-他们走上广场还与街舞的流行有关:2018年

  • 时间:

【警方回应护士被打】

近些年,青少年在廣場舞比賽中越來越頻繁地現身。據記者瞭解,青少年通過參加比賽增加了自我鍛煉和自我展示的機會,“多一個舞臺,多一次鍛煉,就可以離自己的舞蹈夢想更近一步。”這是他們共同的想法。

退休後的生活單調而孤獨,不是圍著兒孫轉,就是抬腳跑醫院,老年人逐漸在單一的生活中失去了自己的社交圈,這是現代社會中需要關註的問題之一。作為一種集體舞蹈,廣場舞帶給老年人集體的溫暖,在一幫志同道合的舞友中,老年人獲得的不僅是身心愉悅,更是社會歸屬感的重拾。

追求藝術性將成未來發展趨勢對廣場舞未來的發展,舞者與專家各有期許。來自北京的蔣艷芝希望將來的廣場舞有更多專業老師的指導,“草台班子”已經不能滿足她們的需求,她們想要向更高水平邁進。來自江西的朱麗娟認為,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廣場舞隊伍,需要充足的場地和空間以供使用。中國文化館協會舞蹈委員會主任委員、江蘇省南通市文化館館長曹錦揚則認為,廣場舞是一種表演形式,不是一個舞種。只要動作優美、音樂悅耳、風格濃郁、難易適度就可以歸入廣場舞。集藝術性、審美性、民族性、風格性、娛樂性、科學性為一體,一定是未來廣場舞的發展方向。(記者 杜潔芳 王彬)

近些年,隨著國家相關政策的推出,廣場舞擾民等問題已不再突出。健康有序、積極向上的廣場舞正在煥發新的光彩,它將如何俘獲億萬國民的心?

“大媽”標簽漸漸淡去廣場舞還是大媽們的專利麽?如果你還這樣認為,你就out啦。

“廣場舞=大媽們的運動”這種傳統印象正在改變,全國各地的年輕人也開始對廣場舞趨之若鶩。街舞、拉丁舞、爵士舞等流行舞種被年輕人帶到廣場。江西省贛州市上猶縣文化館青年藝術團的16歲女孩張萍,通過跳舞來傾訴內心。為了提升舞蹈水平,她加入廣場舞團隊,在這裡既體味到長輩們的關愛,也可以學到新的舞蹈技巧。

記者在“我和我的祖國”——文化新生活全國廣場舞展演中見到了來自河北張家口的武志剛,他所在的廣場舞隊伍中男性占據了近三分之一。為什麼會跳廣場舞?武志剛說,以前男性退休後,大多打打牌、遛遛鳥,或者宅在家中。看著跳廣場舞的人每天都朝氣蓬勃的,他們也就加入進來,一可以鍛煉身體,二可以結識朋友,逐漸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朋友圈。

從“草台”跳上了舞臺經過多年的發展,由群眾自發組織併在大江南北迅速風靡的廣場舞,已經不只是在公園和廣場上簡單呈現,它們登上了更大的舞臺綻放魅力。

健身需求逐漸多元對跳廣場舞的老年群體進行調研,你會發現,他們選擇跳廣場舞不僅是為了健身,更重要的是可以“健心”。

“我和我的祖國”全國廣場舞成果彙報展演現場 傅德偉 攝

沒有哪個舞蹈像廣場舞有著這樣廣泛的群眾基礎,不管是在四季分明的北方,還是綠樹常青的南方,不管是城市還是鄉村,只要有一塊空地,都可以見到隨著音樂翩翩起舞的人群。簡單易學、沒有門檻、有益身心……廣場舞以親民的姿態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成立於2000年的湖北武漢的農民藝術團,是一個平均年齡55歲的群眾廣場舞團隊。最初他們只是在公園裡、廣場上進行活動,如今,由於廣場舞的火熱,他們多次受邀參加活動,足跡遍及北京、上海、香港、澳門等城市。中國舞蹈家協會民族民間舞蹈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阮蘭玉說,廣場舞不僅體現出基層的文化,更能展現出群眾積極向上、蓬勃活躍的精神面貌。隨著新時代老百姓對生活的新期待和對美的追求的提升,他們更希望走上更大的舞臺。

令人驚喜的是,年輕人除了通過跳舞釋放壓力外,他們走上廣場還與街舞的流行有關:2018年,中國首部原創交響樂街舞作品《黃河》在“荷花獎”當代舞、現代舞評選中榮獲“當代舞獎”;北京舞蹈學院成立了中國街舞文化研究中心;《這就是街舞》《熱血街舞團》等多款街舞綜藝節目大熱;大學校園裡,街舞社團也越來越多……街舞場所與廣場舞場所的重合,是廣場上出現年輕人的重要原因。

雖然,廣場舞的潮流前線中,大多是大媽們的身影,但隨著我國經濟水平提高,社會老齡化加劇,基本生活得到保障的老年人退休後,有了大把的空閑時間。基於鍛煉身體的需要,脫胎於健身操的廣場舞越來越受到老年人垂青,不僅有大媽,大爺們也越來越活躍在舞蹈的人群中。廣場舞正在籠絡男性以及其他年齡層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