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文化精神-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 时间:

【苹果研发智能戒指】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精神。文藝工作者要把愛國主義作為文藝創作的主旋律,引導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近年來,我的作品取得的一些成功,都是因為契合了這樣的“時代語境”。

——編 者我驕傲,我是一線勞動者王 蒙(原文化部部長)重溫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獲益很多。在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中華文化繁榮興盛。古往今來中華民族在世界上有地位,不是靠對外擴張,而是靠中華文化強大的感召力和吸引力。沒有中華文化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5年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已然成為舞蹈界越來越有力量的聲音,正在轉換成越來越多舞者的行動綱領。

這樣一個嶄新的時代,值得我們以更好的音樂去謳歌。

文藝要反映好人民心聲,創作者要深入群眾、深入生活。我從初中就開始嘗試寫歌曲了,而創作真正走上正軌,是發現鳳凰傳奇,幫他們寫了《月亮之上》,當時我把這首歌的風格定位為“現代民歌”,後來影響了一批民歌的創作。古人曾把音樂和詩歌分為“風雅頌”,“風”就是接地氣的民歌。鳳凰傳奇出自草根,我自己也是普通百姓的一員,我給他們寫的歌曲回到了來處,才能受到人民群眾的喜愛。

5年來,無論文學創作還是理論研究,都在發生變化,有所進步。但我們依然時時警醒自己:要把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落到實處,用優秀的作品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創造出廣大人民群眾真正需要的高峰式的文學作品,以呼應這個偉大的時代。“創作是終身的任務,作品是立身之本。”願與大家共同努力,腳踏實地一步步前行。

由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三名工程”是強化精品意識的集中體現。該工程旨在組織當代名家圍繞古代經典名篇,以高古的筆墨、真摯的感情、奮進的精神,努力創作一批精品力作。中國書法家協會一直立足傳統、著眼當代,努力建立以“當代名家系統工程”為主要內容的人才培養、推介體系,以“名篇、名家、名作”為主題的“三名工程”是其系列內容之一。“三名工程”將文字的藝術與語言的藝術很好地結合在一起,將傳統文化與時代精神很好地結合在一起,激發當代書家的創作熱情,強化代表作意識。當然,名家創作出的作品並不一定就是“名作”,究竟是否為“名作”,需要時間的檢驗和公眾的評判,我們能夠和需要做的是牢牢把握傳統書法精神,朝著這一目標作孜孜以求的努力。當下,人們對書法藝術的關註和熱愛持續升溫,新的“書法熱”正在興起。書法藝術已經成為建設社會主義和諧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當代書法人,我們深感責任重大。

如果我們文藝工作者意識到自己的這種使命,意識到自己的創作關係到國家的感召力、國運的興衰、當下中國在歷史上和國際上的地位,我們的創作就會很不一樣。最近我看中國女排比賽,聽郎平教練說發球要有使命感,要為後面的比賽創造機會,我們寫文章、唱歌、畫畫,同樣要有使命感和責任感。

2014年10月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為文藝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為文藝工作者指明瞭努力方向。

創作當為時代鑄魂高洪波(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

5年來,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引領下,廣大文藝工作者承擔新時代賦予的新使命,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探索中奮進,向著高峰攀登。文藝園地百花競放、碩果纍纍,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從我自身的創作而言,與黨和人民的期望還有相當距離。要想攀登高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個人到了退休年齡,似乎就等於做了一個總結,其實不然,它恰恰為文藝工作者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攀登時間與空間。生命不息,攀登不止。

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講話發表5周年之際,人民日報社文藝部組織召開“心系人民 書寫時代——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會上,文藝各領域名家深情講述5年來的生動實踐,以作品凝聚奮進力量,為民族復興培根鑄魂。本報摘編他們的發言,以饗讀者。

創作優秀作品,需要付出艱苦的勞動。過去十幾年,我把大量精力放在孔孟老莊研究上,近年來又重新開始寫小說。今年年初,我同時發表4篇小說,今年夏天,我用46天時間完成了一部8萬字的中篇小說。蕭軍早年說,寫小說是青年人的事。我的體會是,人老了仍然可以寫小說。我們要鼓舞自己保持青春的熱情、創作的熱情。有了這樣的熱情,人老照樣能寫,而且寫起來每一個細胞都在跳動,每一根神經都在抖擻。我老了,但仍然是一線勞動者,這種感覺再好不過。

用音樂謳歌新時代何沐陽(音樂製作人)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我收穫了很多東西,也明確了自己的創作方向。

文學必須為所處的時代負責。文學是時代忠實的記錄者,是時代精神的引導者和傳承者。文學作品作為一種精神載體,所表達的價值取向會直接影響讀者的價值取向,這種作用是巨大的,特別是在特定的社會發展階段。2016年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獎,許多作家用辛勤勞作、大量作品回應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們這支隊伍的號召。

5年來的中國舞蹈界,實踐著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講話精神,收穫巨大。這再次證明:在藝術創作領域,只有深扎耕耘,才能回報人民。

作為一線勞動者,我要好好勞動,爭取站位更高,寫得更好,對民族復興做出微薄貢獻,這是我的使命。

歲月如歌也如詩,5年時光一晃而過,5年前的場景歷歷在目。

為什麼習近平總書記把文化提高到民族復興的高度來談呢?因為,一個國家的制度安排、國力強弱、生產力發展水平都跟文化息息相關。國家強大,不僅需要經濟、政治、科技、軍事等方面強大,也需要文化強大。通過文化感召力和吸引力對內匯聚力量,對外“修文德以來之”,就能最大程度贏得人心,無往而不勝。

文學必須堅定為人民創作的立場。當前中國正走在通往富強的路上,人民的物質生活相對富足,對精神文化的需求日趨強烈,特別是在黨的領導下實現民族復興中國夢的偉大實踐中,強烈需要與之配套的文化支撐。中國文學應該始終堅持“二為”方向,心系人民、服務人民,傳達人民的心聲,反映人民的意願,謳歌人民的精神,鼓舞人民的鬥志,滋養人民的心靈。為人民創作,這就要求廣大文學工作者必須深入到人民群眾之中,體驗人民群眾的現實生活,瞭解人民群眾的迫切需求,感受人民群眾的生活狀態,聽取人民群眾的真實心聲。5年來,中國作協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們最近剛從閩西革命老區採風回來,重訪這條紅色交通線,作家們對紅色歷史有了更深刻的瞭解,也會將這種感觸化為文字回報人民。

高舉文藝的精神火炬馮雙白(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

2017年,根據中宣部、中國文聯的部署,我帶領中國舞協中青年舞蹈家深入西藏採風。在山南地區,當地工作人員安排我們觀看有名的山南多頗章卓舞——山南背鼓,演出地點是一個洋鐵皮搭頂、四周圍攏著土牆的水泥檯子。我想,這樣的鼓舞在雪域高原,會不會被土牆圍攏的水泥檯子局限了什麼?當地群眾似乎也沒有盡興。後來,我與他們促膝長談,說到山南背鼓的文化意義和當代傳承,得到了重要信息:這鼓舞完全可以在高山上表演,就在一個陡峭的山崖上,有一塊特殊的平地,那才是背鼓的真正大舞臺!我們決定和當地群眾一起到山崖上去!藝術家們氣喘吁吁地攀登,又迎頭趕上冰雹和雨雪,整個計劃幾乎放棄。然而,在山頂壯闊的視野里,在迎風的吶喊下,我們領略了當地群眾爆發出來的生命激情。在鴿子蛋大小的冰雹里,我們忘記了大風和濕漉漉的冰雨,一起跳了起來。儘管我很快就累得倒在地上,心裡卻非常充實——我,還有我身邊的中青年舞蹈家們,都真真切切看到了“好東西”!採風之後,我們的年輕舞蹈編導創作了《青稞》《玄音鼓舞》《轉山》等一系列膾炙人口的好作品。

生命不息 攀登不止張 海(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衡量一個時代的文藝成就最終要看作品。從體量上看,現在文藝創作規模比過去不知道大多少。如果放低要求,即便有一點好作品,也會淹沒在大量平庸、跟風的作品里。因此,對文藝創作要有更高要求。國家需要有大批名家人才,創作者自身要有過硬的專業素養,要有高尚的人格修為,要以人民為中心,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講好中國故事,弘揚中國精神。

文學必須將註重社會效益作為前提。文學通過對人的影響產生綜合社會效益,文學作品對於讀者人生經驗的擴大與精神境界的升華意義重大,在給生命帶來無比充實的同時,對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樹立有至關重要的作用,鼓舞著人們以美的理想和美的規律創造美的生活,作家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

作家和文藝家要把創作優秀的文藝作品當作自己的中心任務和立身之本,牢記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歷史使命和責任,用自己的創作為人民書寫,為人民放歌。5年來我深刻體會到,如何走出“小圈子”和“象牙塔”,曾經是目前仍然還是中國當代舞蹈創作面臨的挑戰。其要害,是能否堅持深入現實生活,扎根人民,在深刻變化的火熱時代生活中找到藝術生命的創作源泉。我曾為河南省鄭州歌舞劇院創作了兩部舞劇《風中少林》和《水月洛神》,取得較好的反響。當鄭州市委和劇院提出再做一部舞劇時,題材的選擇讓我犯難。河南的歷史故事很多,人們提出了各種人物,當我再次在河南大地上深入採風,來到湯陰縣城東30里的菜園鎮程崗村,站在岳飛廟前時,突然被狠狠地猛擊了一下!這位歷史英雄,在今天,不是仍然具有極大的精神意義嗎?繼續深挖,經過努力,我和主創團隊推出新創舞劇《精忠報國》。現在,這部舞劇已經進入深度加工的階段。我期待它像我的其他舞劇《大禹》《英雄格薩爾》《媽勒訪天邊》《咕哩美》等等一樣,為中華民族的英雄譜上增添一些新的亮色,讓藝術創作中融入更多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力量。

版式設計:蔡華偉《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7日20 版)

“高峰”是一門藝術發展繁榮的重要標誌之一。書法要真正產生高峰之作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書法界對這個問題有清醒的認識,我們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與歷史上各個時期出現的書法創作“高峰”相比,還差距甚遠,這也是我們不懈努力的動力。書法家應力爭在新時代有新作為,創作更多無愧於時代、無愧於人民的精品力作。

《美麗中國》創作出來之後不久,隨著生態文明建設首次被提升到“五位一體”總體佈局的高度,“美麗中國”成為家喻戶曉的新熱詞,這首歌也成為央視春晚的零點敲鐘歌曲。我希望用自己的作品提倡“新主流”的創作觀念,讓主旋律的思想性更好地與藝術性相融合。《中國夢》、“一帶一路”主題歌曲《絲綢之路》以及《天耀中華》等歌曲都是如此。

5年前,我很榮幸參加了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文藝工作座談會。5年過去了,我對當時很多細節記憶猶新。5年裡,我們認真貫徹落實講話精神,尤其是在強化精品意識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天耀中華》有幸入選今年的國慶文藝晚會《奮鬥吧 中華兒女》,不久前播出的大型文獻專題片《我們走在大路上》也用了這首歌。創造中,我寫歌詞就花了將近一年。在我看來,這樣的題材屬於“風雅頌”中的“頌”體,但我一定要讓它接地氣,讓它能夠反映出中華民族這個母體中每一個個體的情感。當第一句歌詞“天耀中華,風雨壓不垮,苦難中開花”從腦中冒出來,我感覺這首歌能立住了。2013年春晚、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等等一系列活動中,都能聽到這首歌的旋律,視頻網站上的各種演出也經常用到這首歌。今年國慶期間,一對聾啞少女接受採訪時,在鏡頭前用手語表達的感想,就是這首歌詞中的一句:“我是多麼的幸運,降生在你的懷裡”,我看了非常感動。

2018年,中國書協評了兩個終身成就獎,我是其中之一。但我覺得自己還沒有理由停下攀登的腳步。個人的創造力畢竟有限,從長遠來說,應該有大的格局。2018年,鄭州大學成立了書法學院,我擔任院長。這幾年我主要做了3方面的工作,一是在學校加強書法學科建設,培養未來人才;二是關註西部地區,實現了西部免費培訓千人計劃;三是培養中小學書法教師,這是中國文聯與教育部合作的“翰墨薪傳工程”。僅鄭州大學書法學院,連續3年就已培訓了1000多名教師。

在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關鍵時期,文藝導向和文藝復興顯得尤為重要。文藝復興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組成部分,文藝家是實現“中國夢”的忠實記錄者和宣傳者。習近平總書記在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高屋建瓴,強調了文藝工作的方向,強調不能在“為什麼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這既是文藝創作的永恆法則,更是文藝創作的時代指針。作為一名在文學戰線上工作了40多年的老兵,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引起我深入思考。

我作為文藝工作座談會的親歷者,從頭至尾聆聽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認真詳細做了記錄。習近平總書記朴實親切、從容大度,中外名著如數家珍,國情、社情、民情、文情瞭然於胸。5年前的文藝工作座談會具有極強的針對性,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和熱烈討論,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切感受到文藝春天的濃濃暖意,同時感到身上的擔子更重了。

當時,我還制定了“音樂版圖”創作計劃,想為中國各個地方都寫一首歌,採集並呈現祖國各地最有特色的東西。《坐上火車去拉薩》《彩雲之南》等歌曲就是這樣誕生的。我陸續走了很多地方,基本上每寫一首都能成為當地的代表作。做“音樂版圖”讓我更加貼近生活,也更多瞭解到中國文化的源遠流長和博大精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