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研究-日本对云冈石窟的研究未从历史角度深入

  • 时间:

【余生请多指教片花】

在上世紀前半期,雖然也有梁思成、周一良、陳垣等中國學者研究過雲岡石窟,但未展開系統解讀。直到1947年,中國著名考古學家宿白在整理北京大學圖書館善本古籍時發現了重要文獻。之後,宿白先生又多次前往山西雲岡石窟實地考察,釐清了雲岡石窟開鑿分期脈絡和歷史沿革,為國人的研究扳回一局,並建立起了“雲岡學”的雛形。

這項浩大的出版工程歷時近7年,共20捲,用圖12710張,收錄造像59265身,編號洞窟45個。編纂過程中的新突破、新發現不勝枚舉,如歷史上首次全面披露窟前考古成果,並首次通過電腦模擬呈現了第20窟早已坍毀的西立佛等,極大帶動了雲岡石窟的學術研究。前19捲全景式展現石窟群的所有雕刻內容,第20捲彙總了歷次考古發掘的成果,充分利用現代數字技術,七年磨一劍,力求做到更全面、更細緻、更有學術水準,謂之“全集”,名副其實。《雲岡石窟全集》的面世,填補了學術空白,將推動“雲岡學”的飛躍式發展。(曾子芊)

2006年10月,張焯擔任雲岡石窟研究院院長,次年到北京專程拜訪了宿白先生。當他說明來歷後,卻遭到了宿白先生的當頭棒喝:“你當院長了,如果你還不做雲岡石窟的研究,那你也是歷史的罪人!”張焯回憶說,他感受到了老一輩學者對民族氣節的看重,“他要求我們不能輸於別人,特別是在我們自己的文化上、研究上。”張焯暗下決心,要團結起雲岡人來,齊心協力把此事做好。

自2013年立項以來,項目團隊在洞窟內外無數次搭建腳手架,對石窟造像進行了千年以來首次大規模的專業除塵,採用攝影、測量、掃描、描繪、建模等方式,獲取了大量的照片、測繪圖、拓片、線描圖、模擬圖等,為國家保存了一份迄今最完整、最權威的雲岡石窟影像譜系資料。《雲岡石窟全集》是一套全面展示雲岡石窟不同時期、不同洞窟、不同藝術風格與藝術特點的大型視覺檔案。它首次以空前的規模,全景式展現了雲岡石窟的文化特色與藝術精華,全面反映了雲岡石窟的結構之美、造型之美、空間之美以及思想、哲學、文化之美,實現了學術性與藝術性的完美結合。

10月15日下午,由青島出版集團、雲岡石窟研究院、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共同主辦的《雲岡石窟全集》出版座談會在北京大學召開。山西雲岡石窟是佛教自兩漢之際傳入中國後,第一次大規模興造的皇家石窟寺,在歷史上掀起了各地石窟寺的營建運動,影響遠及中原、河北、河西及西域地區。其造像制式被佛教考古界稱為“雲岡模式”,代表了公元5世紀世界雕刻藝術的最高水平。200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在世界上享有盛譽。然而學術界卻一直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雲岡石窟在中國,但研究在日本。”曾經日本學者對雲岡石窟的研究代表了當時雲岡石窟研究的最高水平,令很多中國學者感到憋屈。“這套書一直是我們中國學者心頭的痛點,也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高山。”雲岡石窟研究院院長、本書主編張焯說。不過,張焯也表示,日本對雲岡石窟的研究未從歷史角度深入,因此總給人一種“隔靴搔癢”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