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保护白蛇传-曲艺的保护、传承、发展离不开人才的培养、曲本的挖掘

  • 时间:

【摩托罗拉发布手机】

近年來,杭州評詞在非遺保護工作熱潮中得到了積極推廣,但這僅僅是開始。在當下,優秀傳統文化想要可持續發展,必須要從演員、曲本、演出場所、觀眾四方著手,不斷打磨,經受住觀眾的檢驗,融入人們的生活。只要堅持正確的引導方向,認識到工作中面臨和存在的困難與問題,堅定文化自信,杭州評詞的發展一定會迎來更加喜人的局面。(記者 陳睿睿)

從杭州非遺傳承保護工作開展以來,杭州評詞共登臺演出40餘場,獲得不少獎項。從2014年《白蛇傳》開篇《西湖景緻妙不同》正式演出開始,2015年,《白蛇傳》的第一回目《斷橋初相會》與觀眾見面;2016年,《白蛇傳》第二回目《許仙成親》完成整理、改編、試演;2017年,《白蛇傳》第三回目《許仙被捕》完成整理、改編,併成功演出;2018年4月,《白蛇傳》三回目排成了中篇杭州評詞專場“錢塘餘韻(第二季)——國家級非遺項目杭州評詞專場”彙報演出,現場座無虛席,反響熱烈。

一個曲種的復興之路並不容易,除了培養演員、打磨曲本之外,還需要在說書技巧、唱腔設計、興趣培養等方面下功夫,構建可持續發展的生態基礎。因此,在杭州評詞的保護髮展方面,杭州滑稽藝術劇院做了不少嘗試,對推動其融入當下生活起到了積極作用。首先,重新編排整理傳統書目。杭州評詞是“說”的藝術,每一回目都比較長,無法適應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方式,恢復杭州評詞的表演,關鍵是要在傳承保護的基礎上進行調整與創新。因此,杭州滑稽藝術劇院通過邀請專家,對杭州評詞進行深度挖掘與整理,對傳統書目進行重新編排,對錶演形式進行調整與創新,讓杭州評詞的藝術魅力重新回歸舞臺。其次,在說書技巧的處理方面,邀請浙江省非遺協會曲藝專業委員會常務副主任魏真柏在關子設置以及人物“跳進跳出”的轉換等技巧處理上對傳承人進行了理論輔導;加強唱腔與音樂的設計,在表演過程中加入更為豐富的音樂唱腔與伴奏;進入專業的杭州評詞書場實習演出,書客是評書的忠實愛好者,欣賞評書的審美水平較高,因此,通過書場觀眾的檢驗是說書人對自己說書技巧的追求。

杭州評詞是流傳於浙江省杭州市區及周邊地區、由演唱者自奏胡琴、用杭州方言說唱的地方曲種。隨著時代的變遷,杭州評詞在20世紀60年代開始走下坡路,直到2008年,杭州評詞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才重新喚起人們的文化記憶。胡正華、郭月英分別於2009年和2010年被評為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只可惜,杭州評詞僅存的這兩位傳承人分別於2011年和2013年逝世,並未留下更多的口述史料信息和演出影像資料,這給後輩的研究和傳承帶來了極大的困難。近年來,隨著傳統文化越來越受關註,人們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意識提高,杭州評詞也重新受到外界的重視。

好的曲本是關鍵,杭州評詞作為曲藝說書中小書的一類,其本質是以說長篇故事為樣式。目前,市場上的曲藝作品中存在大量急功近利的短平快式演出,這與一個曲種的存活與繁榮背道而馳。因此,杭州評詞若想持續站在舞臺上,就需要不斷打磨長篇故事。杭州評詞中最為經典的傳統長篇曲目當屬《白蛇傳》,在馬來法及多位專家學者的指導幫助下,經過整理、改編的《白蛇傳》曲本目前已有4回。

曲藝的保護、傳承、發展離不開人才的培養、曲本的挖掘。人是非遺傳承的核心,如何培養傳承人是杭州評詞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而曲本作為曲藝表演的腳本,決定了一個曲藝節目的藝術質量和美學品位。人才和曲本創作缺一不可。為此,杭州滑稽藝術劇院邀請了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曲藝專家馬來法,嘗試從人才、曲本等方面入手,為杭州評詞添薪續火。杭州滑稽藝術劇院以培養非遺項目青年傳承人為目標,近年來,為了適應現代社會發展,吸引年輕人的註意,挑選了一批年輕的骨幹演員,有意培養為杭州評詞的傳承人,以期年輕化的藝術語言能與大眾產生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