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落叶金色-一片鲜红的新叶正被风吹到枯叶堆上

  • 时间:

【微信上可登录QQ】

我們常說秋天是金色的季節。這院子里雖不像豐收的田野有玉米、南瓜的金黃,卻也給金色留下了足夠的舞臺。陰差陽錯,當初設計者在院子的中軸大道旁全部栽上了銀杏。它們乾直衝天,枝條上互生著一束束嫩葉,五葉一束,葉開如扇。春夏時綠風蕩漾還不覺有奇,而這時清一色地轉黃,挺立路旁,就成了兩堵“黃金海岸”。人們走在路上,腳踏軟軟的金絲地毯,遙望兩條黃線射向藍天,不知身在何處。本來工人還是每天照樣清掃落葉,後來居民強烈呼籲停掃一周,好留住這些金黃!現在,連環衛工人也偶爾抱著掃帚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享受上天恩賜的這一年一次的黃金假期。

那天在樓下散步,本來是艷艷藍天,靜靜的小區,忽起了一陣秋風,所有的樹木便發瘋地搖擺,比賽著抖落身上的葉子,於是紅的、黃的、綠的、橙色的、絳色的,楓樹、銀杏、柿樹、梧桐等樹葉瞬間就攪成一場五彩的花雨,從天而降。正在散步和曬太陽的人們一時都被驚獃了。等到回過神來,再掏出手機去拍照時,卻又恢復了平靜。秋陽艷艷,澄明如水,只是地上多了一塊厚厚的地毯,鑲嵌著數不清的色塊、線條,還散髮著落葉的清香。人們一時暈了神,都不忍心去踩。秋天就是這樣突然降臨的嗎?如飲美酒,讓人心醉。

當然還有不變的綠,那是松柏、翠竹、沒來得及落葉的楊柳和地上綠油油的草坪。他們都做了秋的深色背景。也有許多中間的過渡,馬褂木因為碩大的葉片特別像古人穿的馬褂而得名,這時呈現出深褐色,而白蠟樹則剛剛染上一點淡黃。更有那玉蘭,白絨絨的花苞,已經準備好了來年春天的綻放。地上的落葉,因時間的先後分出了水分的乾濕和顏色的濃淡。牆是一色的青灰,偶有一串紅葉單掛在上,就像暗夜裡的燈籠;一片鮮紅的新葉正被風吹到枯葉堆上,像是正要去點燃它的火苗。陽光從未落的綠葉上反射著粼粼的光,秋風還是突然地來去,攪動一團色彩,揚起又落下。這時我就痴痴地坐在長椅上,透過漫天的彩葉,享受著勝似春光的秋色。難得,天地換裝一瞬間,五顏六色齊抖擻。看盡南北四時花,不如靜對一院秋。

紅色是喜慶之色。人有喜事喝了酒,臉色發紅,會有一種按捺不住的激動。現在的院子正是這種氣氛。柿子樹的葉片本就厚實,這時紅得像浸過紅顏料的布頭,裹著黃柿子,露出一臉的憨厚。楓樹,正慶幸他們一年中最露臉的時刻,不管是元寶楓還是雞爪楓,都儘力伸展開他們的尖葉,鮮紅欲滴。而平時最不註意的爬山虎,學名叫地錦的,本是怯怯地匍匐在牆角、牆頭,用它的墨綠去勾線填縫,這時卻噴出耀眼的紅光,一時牆頭便舞著蜿蜒的紅飄帶,牆角則像是誰剛潑了一桶紅油漆,而高樓整面的山牆,則滿牆鮮艷,火辣辣地呼喊著大地的浪漫。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7日20 版)

我從不喝酒,卻年年為秋色所醉。進入11月,院子里的樹木花草絢爛迷離,早讓人醉得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