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艺术专业-广场舞也从生活空间逐渐走上更大的舞台

  • 时间:

【哥斯拉推迟上映】

尹寧寧已接觸廣場舞10年,給她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參與者的熱愛和執著,“有些阿姨常下載專業院校的舞蹈視頻,反覆琢磨逐個動作和元素。如果能有更多專業輔導人員下沉到基層,廣場舞的整體水平將提升得更快。”

流行歌曲創作也帶動了廣場舞的發展。音樂製作人何沐陽創作的《月亮之上》因接地氣、節奏感強、旋律帶有民族韻味,成為廣場舞經常選用的歌曲之一。他認為,廣場舞音樂最重要的特征是節奏明快,即使是慢歌,在變成廣場舞音樂時也被加上了鮮明的節奏感。“節奏明確,跳舞才能踩準節拍。”與海納百川的舞蹈相配套,廣場舞音樂也同樣需要不拘一格,“不同人群各有所好,各取所需,只要讓人身體健康,心情愉悅就都是好的。廣場舞輻射的人群越來越年輕化,音樂類型上也越來越時尚。”何沐陽說。

跳了10餘年廣場舞的李德強,作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群眾舞蹈方陣成員參加了演出。他在廣場舞中編排融入多種舞蹈元素,“能為祖國起舞,是我們的驕傲!隊伍中很多‘50後’精神面貌、熱情活力和表現力都不輸年輕人!”

朝陽初升,公園中響起歡快的音樂,人們用舞步喚醒了城市鄉村。夜幕降臨,小區廣場上,蹁躚起舞是一天勞作的放鬆。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的群眾游行“體育強國”方陣里,廣場舞阿姨們揮舞彩帶,向世界展現中國老年人的新風采……

製圖:蔡華偉《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20 版)

事實上,一些廣場舞已開始探索其主題表達與觀賞性、傳播性的平衡,將當地風情、民族文化融入廣場舞中。比如江蘇海安市創編的《幸福城,文明人——海安文明三字歌》廣場舞歌曲,使廣場舞成為百姓註意文明禮貌舉止的時時提醒。歌曲具有本土特色,很快傳唱開來;舞蹈編導在動作設計中融入當地非遺項目“海安花鼓”的經典元素,展現海安花鼓“頷首、舒腕、頂髖”等基本動作。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將廣場舞與群眾性舞蹈進行類比:1943年“延安新秧歌運動”後,哪裡有歡聲笑語,哪裡便有秧歌;1949年,伴隨著新中國成立,彩綢飛舞、鼓聲齊鳴,扭秧歌打腰鼓的廣場舞蹈在全國掀起熱潮,輕鬆自然的舞步,抒發著全國人民歡欣鼓舞的心情。今天的廣場舞,大多由群眾自己創作,《點贊新時代》《我們都是追夢人》成為高頻使用歌曲,同樣體現出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通的思想感情和創作願望。

審美提升支持條件更加成熟“2015年是廣場舞發展的分水嶺。這一年《關於引導廣場舞活動健康開展的通知》發佈後,大家在思想上對廣場舞有了更準確的認識,在通知引導下,廣場舞走向規範。”中國文化館協會舞蹈委員會主任委員曹錦揚介紹。隨著廣場舞的發展和參與人群的擴大,“歡悅四季”全國百姓廣場舞活動、“全國廣場舞大賽”、“我和我的祖國”——文化新生活全國廣場舞展演活動、“人民廣場舞大賽”等活動搭台,促進廣場舞創作與交流的進一步深入。無論從舞蹈形式還是樂曲選擇,廣場舞都呈現出多元化趨勢。

古朝全並非個例,不少人表示,廣場舞為他們構建起更豐富的社交空間,不僅與老友見面聚會頻率越來越高,也能夠不斷結交新朋。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胡智鋒認為,廣場舞群體在共同起舞中獲得了共鳴與相互認同,成為溝通交流的一種外化藝術方式。

核心閱讀廣場舞體現了大眾自我表達、溝通交流的渴望,對美好文化生活的嚮往,體現出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通的思想感情和創作願望。

“廣場舞的‘廣場’,並非嚴格意義上‘廣袤的場域’,應從其發揮的功能作用去理解,指的是可以容納一定群體在其中活動的空間。”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於平認為。廣場舞強身健體、陶冶身心的功能,如文化磁場一般,吸引越來越多人參與。街頭巷尾、廣場公園、林間空地,廣場舞群體隨處可見。

伴隨著社交網絡與短視頻的興起,廣場舞的教學普及更加快捷,催生出立體多元的傳播形式。更多愛好者成為分享者,實現了自我表現與自我創造。如“糖豆”“99廣場舞”等專門對準廣場舞的APP,包含表演、教學、個人上傳視頻等選項,愛好者可以將編排的原創舞蹈第一時間上傳到APP分享心得。5G背景之下,廣場舞短視頻應該會帶來更多可能性。

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藝術源於生活,舞蹈從未離開生活。廣場舞參與性強、簡單易學、生動直接,成為大眾文化生活的重要內容,體現了大眾對自我表達的渴望、對美好文化生活的嚮往。

在北京生活的房女士是從外地趕來幫兒子帶孩子的,廣場舞成為她融入新環境的紐帶,增加了她與本地人的溝通瞭解。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副研究員羅小茗認為,“廣場舞讓大眾重新展開面對面的交流,通過舞蹈體會自然。這個自然既包括開放的空間,也包括向自己和別人敞開心扉的狀態。這是廣場舞的魅力和受歡迎的重要原因。”

如今,在廣場舞中更有不少年輕人。2014年全民健身活動狀況調查公報顯示,相較2007年,廣場舞成為20歲以上人群參與人數百分比增長最快的鍛煉方式之一。據國家體育總局社體中心全國廣場舞推廣委員會培訓導師、山東體育學院藝術學院副教授尹寧寧觀察,廣場舞團隊的年齡結構越來越年輕化,經常出現老、中、青三代結合的團隊,最大年齡差接近40歲。

胡智鋒認為,未來要加強專業的健身或舞蹈人才儲備,“提升廣場舞的審美水平,要讓這些人才參與到廣場舞的設計、管理、引導工作中”。中國文化館協會舉辦的廣場舞骨幹培訓計劃,就是在這方面進行的一種實踐。

文化吸引力年齡結構逐漸年輕化初冬的北京,已有些許寒意。早晨8點半,劉阿姨和她的朋友們在團結湖公園準時匯合。音樂一起,大家自覺排好隊形,領舞的劉阿姨站在最前排,第二排分列兩位領舞者,依次排開,頗有專業舞者風範。“我們每天跳1個小時,每首歌曲都編排隊形和動作。才跳了幾個月,隊伍已經從6人擴展到40多人,特有成就感!”

目前,廣場舞已涵蓋了多種舞蹈形式,既有單純以健身為目的的韻律操、簡單的舞步組合、從交誼舞發展而來的對舞,也有以中醫為基礎的健身舞、地域色彩強烈的民族民間舞、備受年輕人喜愛的街舞……可以預見,未來的廣場舞將越來越具有舞蹈範兒與審美性,也將更百花齊放、不拘一格,從不同舞種汲取元素,為我所用,藝術性也將進一步提升。

近年來,隨著覆蓋全國的各類廣場舞專場展演、全國廣場舞大賽陸續舉辦,廣場舞也從生活空間逐漸走上更大的舞臺,展現出不斷創新發展的新氣象。廣場舞以其廣泛的群眾基礎和鮮明的藝術特色,成為深受大眾喜愛的文體活動之一,在豐富百姓精神文化生活、推動全民健身運動等方面正發揮著積極作用。

提升廣場舞的審美水平,讓更多專業人才參與到廣場舞的設計、管理、引導中。從不同舞種中汲取營養,不拘一格,百花齊放。

“廣場舞讓我找到了發揮才藝的舞臺。”54歲的甘書瓊是南寧景越藝術團的領隊,退休後的她日程卻更滿。這支2017年自發成立的廣場舞團隊,由24名年齡在50到60歲的團員組成,每周排練兩到三次,不僅如此,甘書瓊還帶隊參加了2019年人民廣場舞大賽,作品《廣西尼的呀》一舉奪冠,回到南寧開啟“巡演”……“跳了幾年廣場舞,身體更好,精氣神也更好了!因為舞步輕盈,周圍人都覺得我們更自信美麗!”

藝術外化生動釋放身心嚮往“一開始是在手機上看廣場舞視頻,後來愛人鼓勵我,自己買音響,到廣場去跳舞。第一天只有我們兩個人,第四五天就帶動了10多個人……”四川成都廣場舞愛好者古朝全現在已經是3個團隊的領隊,和成都上千個廣場舞團隊都可以取得聯繫,“我們成了兄弟姐妹,很多朋友認識了1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