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涂们老师-让他来创作一部跟疫情有关的电影

  • 时间:

【日本新增39例确诊】

新電影讓他很有創作激情,《極惡不赦》這個故事有一個優勢,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而成,他認識的一位少數民族老領導曾經在一個鄉的博物館做過兩年資料收集工作,期間發現了這個故事。影片講的是清末滅亡之際一個驛夫送撫恤金的故事,“就是撫恤金剛送出,清朝滅亡了,這時候驛夫要不要繼續把撫恤金送到家屬手中?”打動塗們的是這個故事中蘊含的忠誠、信守諾言等主題。塗們表示,自己希望把這個故事拍得“有趣、電影化”。

不過當導演拍好作品是一回事,發行好電影,讓更多的觀眾能夠看到這部電影,卻是塗們老師之前沒有接觸過的。《呼倫貝爾城》只在院線點映過,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院線排片,這一點,讓塗們老師有點遺憾。“作為創作人員,我對於一部作品的發行還是一個門外漢,需要學習的東西很多,需要解決很多新的課題。可以說,這部電影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積攢了很多經驗。”

不過塗們老師也被防控過程中出現的很多英雄事跡所感動,比如李文亮,比如84歲依然戰鬥在防疫一線的鐘南山院士,“他們都是走在時代前面的人,值得尊敬和謳歌。而且,我國的防控防疫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制度的優越性,這是全世界都能充分感受到的,是制度的優勢。”

為了讓復工復產工作順利進行,《極惡不赦》劇組做了很多準備,比如專門寫了申請書,完全尊重疫情防控的各項規則,全攝製組的人都要提前做一個疫情防控的研判。“你從哪裡來,之前有沒有去過疫區,這些也是攝製組重點考慮的。如果有誰從疫區或者是疫區附近來的,都要做自我隔離。一切按照復工復產的要求來。”

好在《極惡不赦》大部分都是在內蒙古的空曠地方拍攝的。當地都有各種關卡,也沒有太多的群眾場面,比較安全,而且場景比較集中,可控可管。(記者 王金躍)

提起塗們老師,很多讀者可能最先想到:他就是那位在2018年第54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睡著的最佳男演員獲得者。當時攝影機捕捉到了這個畫面,讓觀眾一下子記住了他;而隨後,他上臺說出“兩岸一家親”的一番話,更是讓他贏得了無數觀眾的心。

他笑稱,當時的環境下,宅在家裡就是做貢獻,完全沒有必要多言多語,他甚至連朋友圈都不發。

這幾天,塗們老師的第二部導演作品《極惡不赦》已經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該片由阿裡影業出品,攝製組的人員也陸續到位。新冠肺炎疫情猝不及防地到來,打亂了拍攝計劃。“我的想法就是積極面對,就像是積極面對我們的人生一樣。”他相信隨著疫情防控工作有序地推進,人類最終一定會戰勝新型冠狀病毒。“這是一個特殊時期,不能急躁,不能復仇式地著急做什麼,沒有必要,尊重規律正常來就可以了。”

作為扮演“草原王爺”的專業戶,塗們老師的演技已經有口皆碑,憑藉《老獸》獲得金馬獎最佳男演員就是最好的證明。2019年,他醞釀多年的電影《呼倫貝爾城》終於拍攝完成,影片獲得了去年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頻道關註單元的“最受傳媒關註新人導演”,塗們老師的導演才華得到了肯定。

記者問塗們老師,如果讓他來創作一部跟疫情有關的電影,他會怎麼表現?塗們老師坦率地說,創作不是兒戲,一定要尊重藝術創作規律,“首先你要有這個感受,你感受到了疫情期間身邊的人和事。比如家裡頭有人直接參加了防控防疫工作,你真正瞭解了他們做的事情之後,才能有感而發,這才是創作規律。而不是人家在外面參加防控防疫,你在家裡頭閉門造車,這是不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