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孩子佟年-但杨紫对此也会很“辩证的去想

  • 时间:

【触电教科书般自救】

如果要選出最代表這部劇的一個關鍵詞,楊紫給出的答案是“甜”。在楊紫看來,自己以前的很多角色跟佟年不一樣,她透露自己在看過小說後,每天都是笑著睡著的。“我看了小說後很喜歡佟年,每天看著小說都是笑著睡覺,覺得真甜,好開心。之前演的角色很虐,哭來哭去,人生這樣虐看著很累,希望給大家傳遞一些特別甜蜜的感覺,正能量的感覺,也希望大家在壓力過後看到這個戲覺得‘好甜,我也想談戀愛’。”

《帶著爸爸去留學》的拍攝也讓身為人父的孫紅雷感悟了不少育兒心得,並立志做一個“專業爸爸”。孫紅雷表示,他將自己初為人父的喜悅和激動帶入到角色中,拍這部戲也讓自己感悟了不少育兒心得,看到劇情中孩子長大後的各種問題,孫紅雷甚至感到有些緊張:“我女兒還很小,我不想讓她長大,但是這不可能。說實話我內心真的挺緊張的,所以我要不斷地強大自己。我現在每天和女兒不斷地交流,我現在知道耐心是最重要的,不情緒化是最重要的。”孫紅雷現在看得最多的就是育兒書籍,他也會和兒童教育的專家溝通,“我想這方面好好學一學,做一個真正從心理上懂孩子的爸爸,做個專業爸爸。”談到家長與孩子最難相處的青春期,孫紅雷認為,差不多孩子到了十二三歲懂事以後就要放手,出現問題不能總是和孩子擰著,要跟孩子做朋友。對於如何“放手”,孫紅雷自己的理解是:“也不能一下子徹底放手不管,如果將來有一天我女兒想出去留學,我可能會跟去,像劇里一樣,做個陪讀爸爸。” 本報記者 邱偉

“乾大事”、“雙商很高”,這是楊紫對佟年這個角色的評價,“錶面柔弱,也會哭哭啼啼,但她很明白自己要做什麼,就算心情不好也從不耽誤自己的學業,她心裡對學業、理想追求等有著清晰明確的規劃。”談到角色的可愛,楊紫認為,一定是一個有趣的靈魂存在,才會可愛,“我在演佟年的時候,我不想把她演得非常扭捏,我希望佟年能變成女生覺得沒有攻擊感,男生也會很想呵護她的感覺。”

楊紫說,整部戲最大的難處就是要“收著演”,“佟年的語速、動作和所有地方都跟我不太一樣,跟以前的戲也不一樣。”楊紫說她很擔心大家看自己的現代戲,很怕大家會把自己飾演的角色“想成小蚯蚓邱瑩瑩”,“所以我說每句話的時候都在想:怎麼能夠演得不一樣。”

在《帶著爸爸去留學》尾聲的劇情中,黃小棟表現出的對親情的淡薄讓人心寒,“青春期的孩子不懂感恩”,黃小棟也由此被觀眾視為劇中失敗的人物形象。而在昨晚的劇情中,老黃和老楚這兩位老爸一改此前溺愛有加的慈父形象,大喊著“我不欠你的”,一唱一和“罵醒”了黃小棟。重新感受父愛的黃小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親情歸屬,完成了人物成長。回到家中,解開心結的黃小棟對著正在手舞足蹈的黃成棟和楚文博,輕輕地喊了一聲:“爸”,讓兩位單身的父親感動地愣在原地,一直橫亘在父子間的冰山瞬間融化。這樣的大結局也傳達出了父母需要適時地學會放手,與孩子進行人格上的“剝離”,或許才是親情最後歸屬的價值觀。

然楊紫是這樣的計算機“小白”,但她要通過表演讓觀眾相信自己就是劇中的計算機編程高手,於是楊紫不斷地看名家演講,看人家是怎麼樣做到從容自然。“比如說阿爾法狗是什麼比賽,是什麼意思,看演講的時候,我會查他們每一句臺詞裡面的計算機術語是什麼。”

“小雪”形象曾是精神負擔

楊紫“收著演”編程高手昨晚,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上演大結局。由楊紫、李現主演的《親愛的,熱愛的》接檔在東方衛視播出。該劇改編自墨寶非寶小說《蜜汁燉魷魚》,並由原著作者擔任編劇,講述了軟萌少女佟年(楊紫飾)對熱血青年韓商言(李現飾)一見鐘情,兩人在不斷的相處中屢次上演甜蜜碰撞,最終收穫愛情、實現夢想的暖心故事。

原本對電腦軟件完全不懂新劇中,楊紫飾演了軟萌少女與實力學霸雙重身份的佟年,但她坦言自己其實是以“學渣”來飾演這樣一個“鬼才”。“我是特別怕麻煩的人,很多人跟我說發郵箱,我說你直接發我微信,我基本上從來不在家看電腦,都是看手機和iPad,那個一點很省事,電腦要打開,要裝軟件,我完全不懂。”

一路從“小雪”走到“小蚯蚓”邱瑩瑩,這些深入人心的角色成就了楊紫,也帶來了思想負擔,“大家總覺得我是小雪,以至於我都成年了,介紹我時還會說‘有請童星楊紫’,那個時候心裡有點不舒服。”但楊紫對此也會很“辯證”的去想,“其實要是沒有‘小雪’,誰會認識你?出席很多活動,有很多叔叔阿姨和爺爺奶奶支持我,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這兩年通過這些戲有更多年輕朋友認識到我,還有更多的人通過這幾部戲認識到不一樣的長大的我。”本報記者 邱偉

關聯《帶著爸爸去留學》上演和解大結局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昨晚在東方衛視收官,大結局迎來了兩代人的和解,也向青春期孩子的家長們傳遞出了“愛是放手”的教育觀。

劇中的佟年是一個人物層次鮮明、內心非常豐富的角色,也與楊紫有著許多的相似之處。楊紫說,相似的地方是都很堅持、善於挑戰,而且不屈不撓,“我倆都是對世界充滿善意,覺得世界很美好。不一樣的地方是她的世界比較軟萌,而我的成長環境大大咧咧。她是小公主,而我很爺們兒。”